保龄球前景如何?在闪闪发光

在保龄球迷们精彩喧闹、霓虹灯闪烁的世界中,某些人会脱颖而出。现年62岁、居住在达拉斯的约翰·阿门德(John Amend)就是其中之一。阿门德是十年前迷上打保龄的,当时他跟着他的一个儿子来到得克萨斯州郊区加兰市(Garland)的Showplace Lanes,这是他35年来第一次打保龄。“它一下子就让我着迷了。”他回忆道。很快,他每周有四到五个晚上都在Showplace Lanes度过。他买了一双黑色的Dexter牌保龄球鞋,还有自己专用的活粒树脂保龄球,其球道控制力较强。随后,他又聘请了一位保龄球教练,以克服新手容易出现的“鸡翼”状投球,并将每局的平均分提高至200分。

对于这样的成绩,大多数保龄球爱好者也许会觉得很满意。但阿门德没有。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在家里修建自己的保龄球馆。阿门德的私人四球道保龄球中心耗资150万美元,已成为商业交际、慈善会和名人露面的场所。女演员格伦·克洛斯(Glenn Close)在那儿上保龄球课。达拉斯牛仔队(Dallas Cowboys)的前四分卫特洛伊·艾克曼(Troy Aikman)也在那里玩过几次。1月份,小布什和他的妻子劳拉参加了在阿门德家里为他们女儿芭芭拉健康基金举办的保龄球筹款会。劳拉这位前第一夫人甚至能举起15磅的保龄球。

然而,阿门德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现在怀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彻底变革保龄球业。他认为,保龄球长久以来都处于管理不善和被曲解的状态。阿门德的目标是创造另一种保龄世界,让那些有钱人能在城里玩上一个晚上。

根据目前打保龄的人口统计,这种想法一般都被人一笑置之。但阿门德是个有钱人,并且把它当成一项任务。他已经制定商业计划,绘制了草图,甚至注册了商标和网站地址。改造一个行业,当然不可能是件易事,但阿门德花了大量时间反复考虑。“我有MBA学位——保龄球管理硕士。”他宣称。(MBA原意为工商管理硕士,此处“保龄球管理硕士”的英文缩写同样为MBA——译者)。

白天,阿门德是位非常成功的商业房地产经纪公司阿门德集团(Amend Grou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早上4点起床,穿着字母印花的衬衫,发型时髦,最喜欢拉塔希勃艮第酒(La TBowlers Journal International)封面,这本商业杂志兴奋地探讨了他们将成为“这项运动新的中流砥柱”的前景。它夸张地将阿门德形容为亿万富翁(他是很有钱,但还没那么有钱),而后者则考虑五年内收购100家保龄球中心。这一设想最终并未实现,阿门德表示因为这个行业的现有商业模式“弱不禁风”,设备陈旧,供应的食物难以下咽,服务也很有限。

如今,他相信自己在Bowl Vern目睹的“现象”给了他新的见解,它也将更具筹措资金的号召力。“我看到人们真的很兴奋。”他解释道。“不打保龄球的人也会想打。”即使是那些多年不打保龄球的人也是如此,阿门德表示,“从忧虑到欣喜的转变,就在瞬间发生。”

阿门德正策划方案来再次实现这种愉悦感。他的想法是建立私人保龄球中心连锁店,就像保龄球乡村俱乐部。会员要支付入会费、月费和使用费。那里会有一个酒窖,内部厨师提供美食,常驻的专业球手授课,还有会务总监组织周年派对和尾牙宴。阿门德想象着会有众多市区上班的专业人士在他的球馆吃饭,喝着优质波尔多葡萄酒(Bordeaux)庆祝全中。

阿门德的保龄球中心的球道将设三个独立隔断,这样一来,比如单身族等人士就不用在小孩的旁边打球。他表示,每栋两层楼的建造将花费1,500万美元成本。他宣告第一家将在2011年破土动工——预计可能会在达拉斯某地——并且自己支付费用。他设想的是全国性连锁,部分保龄球中心还要成为居民社区的精神家园。

在阿门德看来,它会胜过Facebook。“我相信人们进行他们真正想要的社交活动的机会一直被压抑着,他们不知道该去哪儿,怎样获得。打保龄所提供的这种和别人进行社交的机会是前所未有的。这可以看成是社交网络现象的有形体现!”

很多人对此存有疑虑,甚至包括曾来过Bowl Vern的人。一位达拉斯从事私募股权人士在参加完一场晚会后表示:“今晚玩得很高兴。但如果保龄球真要成气候的话,它不会等到现在。”值得指出的重要一点是,阿门德对于此项运动富有潜力的结论是建立在一个不寻常的生态系统基础之上的:几百万地产上建造的私人保龄球中心,在那里客人们不用花一分钱。

但阿门德认为他并不是空想。他甚至自己做了市场调研,向Bowl Vern的客人分发问卷,让他们回答在那里玩得高兴的原因是什么。在位于达拉斯市区的公司办公室里,阿门德向我展示了装订好的厚厚的表扬信。

其中有一份是科技公司一位退休高管的妻子写的,她和丈夫参加了阿门德的夫妇联赛。她用了一些常见的赞语:有品味,允许吸烟的环境;好吃的食物和上等红酒;顶尖的音响系统。然后,阿门德自豪地给我看和信件一起发来的电子邮件,这位女士对自己羞于提到在Bowl Vern真正享受的原因进行道歉——“(我丈夫)和我打了一晚上夫妇档保龄后的完美性爱”。

看到这个,阿门德面露喜色。“如果我能将这种体验与保龄结合起来,”他跟我说,“我建的球馆永远都不够用!”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